在岁月中浅吟低唱——闪小说集《光阴谣》序
内蒙古新闻网  19-04-17 16:22  【打印本页】  来源:赤峰日报

  自古以来,文人墨客多有吟咏节气的诗句。每一个节气,在不同的诗人笔下,风物各异,姿态万千。如诗人徐铉笔下的“春分”,月影在绿野上徘徊,雨脚在柳岸上轻落,春燕在杏花中斜飞;诗人张继笔下的“清明”,春草青青,万顷田亩,几处新烟;诗人白居易笔下的“白露”,凉风吹叶,无人解爱,更绕衰丛。徐铉笔下的“小雪”,寂寥闲坐,鬓染斑霜,流年无奈。而今,赤峰市的“闪小说”作家们,出版了国内首部以节气为主题的闪小说集《光阴谣》。

  闪小说往往撷取生活中的一朵浪花,或者是抓住生活中某一“闪光点”,材料十分有限,却能在方寸之地,积聚起巨大的爆发力,彰显艺术魅力,显现艺术高度。当中国二十四节气遇到微型、新颖、巧妙、精粹的闪小说,将会发生什么?当国学、民俗,回归、传承,落到实处,她又该是什么样子呢?我们从《光阴谣》的成书中可窥一二。

  2016年夏至时节,“栖息地微刊群”迟占勇、江南雨等人在群中发布“英雄帖”,招贤纳士,倡导“节气”同题文学创作,采历代百家之长,融农事二十四节气,既传承中华传统,又能赋诗撰文、修身养性。自此,倏忽一载,廿四轮回,节气历尽,天道酬勤,迟占勇、江南雨、谭志刚、吴国丽、蒲公英、素心、高占江、青华、北春、舞语、江桅等高手云集,华章迭出,泱泱成书。江南雨为此书起名曰《光阴谣》。

  一曲《光阴谣》,如同廿四个音符,或悠长绵细,或慷慨悲凉,或亦庄亦谐,唱响岁月的沧海桑田;每个人在相同的节气里,却有着不同的故事。每位作者站在岁月的门槛,以不同的心情回望来路,娓娓写尽了人生的苦辣酸甜。“光阴谣,如初见。让过往,盛开成花。”

  中国闪小说协会理事、闪小说名家迟占勇将二十四节气与闪小说结合得丝丝入扣。迟占勇深谙闪小说之道,写得风生水起,文笔老到,技艺纯熟,尤其在结尾处,总是出乎意料,细品又在情理之中。他的《立春》《雨水》《惊蛰》《芒种》等篇什,既有“阿公阿婆,割麦插禾”般的农村大地的神韵描写,也触及一些当下农村的现实问题。他对农村生活有着深刻的体验,描写亲切自然,朴实无华。如《立春》里四个孩子摆腰扭胯,用身体摆出“春天来了”四个大字,展现了农村充满活力的一面,作品充满了积极向上的正能量,摆脱了一些农村作品中的“凋敝、荒凉”的窠臼。再如《芒种》,接地气,乡土气十足,能让人闻得到“土腥味”,寥寥四五百字,就勾勒出了一个“草长莺飞”的“乡野童话”。还有《大雪》及其他几篇,看似平静如水,实则无声处有惊雷。迟占勇把这些情节不露声色地融进了500余字里,结尾总是给读者一“闪”,闪出了人们对岁月的缅怀,对美好生活的憧憬和向往,让人掩卷沉思。

  谭志刚的节气闪小说,从《立春》到《谷雨》,以靠山村为背景,塑造了村长王二宝、合作社技术员王仲田老汉、留守儿童娟子等一系列栩栩如生的人物形象。通篇满满的正能量,非常接地气。既与二十四节气紧密衔接,也和农村、农民、农业紧密衔接。他的闪小说各自独立成篇,连在一起又成为一个有机的整体。文中触及到了当下农村环保、水资源枯竭、农业产业化方向等一系列关乎“三农”的问题。当然谭志刚最关心的还是农民的苦、农村留守儿童的苦,用深沉隽永的笔触对娟子、吴小雪、香雪等几个留守女孩寄予了深深的同情,读来催人泪下、引人共鸣。三个女孩的结局让每一个读者的心情倍感沉重。谭志刚如果没有对脚下这片土地深深的热爱,没有浓浓的乡土情结,没有对农村生活切身的体验,是写不出这样好作品的。

  江南雨是诗人,诗人的心比较敏感,所以她的节气闪小说切入点都很巧妙。比如《寒露》,江南雨开篇巧妙地抛出了疑问:为什么秋收后,刘老汉却上火牙疼了?是丰收导致了粮食贱卖还是年景歉收?都不是,那刘老汉为什么还上火呢?江南雨只用一句话点明谜底,却不惜笔墨来写大义灭亲前后的刘老汉的痛苦焦灼,由此,一个怀着深沉父爱的父亲形象就丰满了起来。而在《霜降》这篇作品里,江南雨用看似重复的句子增加了作品的力度。她不自觉地在小说中运用了诗意语言,给小说增添了意境,留下了更深的回味。纵观江南雨的小说,整体体现着善与向上,即使鞭挞讽刺,也保留着对人性的宽容。

  吴国丽的闪小说《立春》以看似细微的笔触,通过对失忆人“淑芬”的心理描写,来歌咏爱情这一永恒的主题。而纵观她的其他节气闪小说,无一不在凸显人情事理处着笔,或正面书写,或反面鞭挞,或正反兼顾,读罢令人深思,催人向善。

  周东明的闪小说无论是叙述语言,还是人物的刻画都有自己的风格。他的小说口语化极强,叙述上不枝不蔓,语言精炼。在人物性格的刻画上,大雪里的蔡超,小雪里的大山,处暑里的张大爷,寒露里的柱子都写得性格鲜明。尤以小说小雪里的大山刻画得最为成功。比如小说在写到大山因为没钱给父亲治病而一筹莫展的时候,同村的狗子又来讨要工钱时,他义无反顾地把媳妇儿积攒的钱给了狗子,然而他却因为给父亲筹措医疗费,被李大牙撞断了腿,从而使大山可亲可爱的形象跃然纸上。

  《光阴谣》是什么?是岁月的流逝,是节气的更迭,更是物事悲欢。风行天下的闪小说,用她独特的表达方式,让您尽享传统风俗色调的同时,又能在岁月流逝中体味人间百态。当小说与中华民族所独有的节气完美融合,那“闪”更富有了文学新的生命力!

  “时光,从春走到冬。走累了,就在每个节气,歇歇脚;在四季的秋千上,荡出一首首,光阴谣……”人生,莫不是如此,一年四季,打马流年而过;悲喜恩怨,在心海中却是百年沧桑。

  《光阴谣》——以真诚精致的文字,描摹市井人情、世事变迁,用心阅读,将给您带来不一样的感受!


[责任编辑: 张燕]
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内蒙古客户端,关注更多内蒙古更全、更新的新闻资讯。扫描右侧二维码或搜索内蒙古日报(或直接输入neimengguribao)关注内蒙古日报官方微信。

    内蒙古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 凡本网注明“来源:内蒙古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内蒙古新闻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内蒙古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内蒙古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 联系方式:0471-6659743、6659744。

澳门凯旋门网上赌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