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里的年
内蒙古新闻网  19-04-18 10:56  【打印本页】  来源:赤峰日报

  今年辽宁春晚有一个小品,说的是一个空巢父亲为排解年三十的孤寂,租了个“儿子”陪他过除夕的故事,反映了当下空巢老人的生存窘境以及对精神关怀的需求。

  中国的春节是最聚人气的民俗,无论路途多远,也无论工作多忙,都要户户团圆,家家团聚,守岁迎新。但也有因种种原因不能聚拢的家庭,真可谓此事古难全。对此,唯一能有的态度就是理解,放平心态,寻找一种属于自己的年味儿。

  如今过年不再只是吃香的,喝辣的,穿新衣,搓麻将。人们开始外出旅游、看电影唱歌、洗温泉采摘、骑行打球健身、散步喝茶等,追求过年方式的多元化。这个年,我除了打乒乓球看书,还在微信里体味到了一款款年的气息。

  从年三十开始,我女儿每天都发来数条微信,或视频电话,除了问候,更多的是问我和她妈在干啥,指导我们不要总是一个姿势看电视,不要熬夜,少吃油腻多吃蔬果;建议我们去万达看电影,去歌厅唱歌,去果园采摘;告诫我打球不要太使劲,不要在乎输赢,出出汗就行,让她妈练字时间不宜过长,有病的腿不能站立过久。喋喋不休,不厌其烦,那架势我们成了不谙世事的孩子。

  女儿今年不在家过年,与女婿一道去了山西晋城的婆婆家。在北京工作的他们,面临每年春节回谁家的问题早有约定:一家一年,不偏不倚。儿女们在外面打拼很不易,理解支持他们,不给他们添麻烦,是父母的最好牵挂,所以,儿女在哪过年过节,我们不大在乎,只要他们开心就行。

  虽然女儿女婿远在千里之外,但每天有了他们的关注、问候和督导,就如他们在我们的身边,在你面前晃来晃去一样。

  在大年初一的上午,我收到了一位叫“一枚书生”微友的春节问候。这微友名字陌生,第一次出现,而且还以此名成立了一个群,我也被拉了进去。打开群页令我惊讶,“一枚书生”竟然是我部队的老政委张宝书。

  自部队一别我们有31年没见面了,我连忙加他微信致以新春祝福。微信中得知,张政委转业后回到老家沈阳,在一家银行工作,如今已退休,赋闲在家。他说不仅记得我,而且还知道我在赤峰工作。

  1983年初,我去四营指挥连任连长,就是时任副政委的张宝书找我谈的话。他给我的印象是谦和、儒雅,讲话严谨,逻辑性强,眯缝的双眸中闪着锐利的光。记得当时他还赠我几句话,大意是不忘学习,大胆工作,团结班子,带好队伍,争创佳绩。后来他当了政委,几次到我们连检查指导工作,言传身教似的教诲令我受益匪浅。

  1985年春,部队在干部中开始自学考试的文凭教育,因连队施工忙,我没报名,张政委得知后找到我说:这个学习对于我们进不了大学门的人来说非常重要,尤其今后到地方工作,没有文凭你将寸步难行,吃大苦头。我听从了他的告诫,开始学习有生以来第一个大学课程——黑龙江大学开设的“党政基础科”。

  尽管学习过程异常艰难,但看到年长我十几岁的张政委每临考场都坐姿端正,一丝不苟答题,铃声不响不交卷的认真态度和那股拼劲,我便咬牙给自己鼓劲加油。两年半过去,我十二门课程全部合格,与张政委等30名干部第一批毕业,获得了大专文凭。事实证明,这个文凭为我日后的工作提供了许多的便利。就此,我对张政委一直心存感激。这次微信重续战友之谊,彼此高兴万分,约定春暖花开之时举杯相庆,不见不散。

  正月初三一大早,我们吉林老乡群里的哥们老赫就发了一个红包,打开一看还不小,再细看说明,原来,昨天晚上,他得了个七斤半的大孙女。他在微信里说:我太高兴了,不知说啥好,发个红包让老乡们分享分享我的快乐。

  老赫来赤峰十多年了,开过饭店,搞过涂料,干过印刷,还鼓捣过家装,如今有了房和车,儿子也成家立业,不愁吃不愁穿,愁的就想有个第三代人。

  儿子结婚七年了,一直没有孕情,眼瞅儿子三十有二,同龄人的孙子都上了幼儿园的中班大班,老赫两口子如坐针毡,四处打探偏方,寻名医,找专家,甚至看香头。据说儿媳小两口中药汤就喝了有小一缸。功夫不负有心人,儿媳终于有了身孕,但为了保住这来之不易的成果,老赫顾不上生意了,和老伴八九个月待在医院,侍候儿媳,保胎护胎。个中苦楚无法言表。如今老赫如愿以偿,能不高兴,看他在微信里晒的他抱着孙女的照片,人笑得跟一朵绽放的花一样。

  当晚,我在微信里接到了老同学小涛的邀请,他刚到三亚,在那儿过年,问我们夫妇能否也过去聚一聚,他说此时三亚非常舒适,海浪、沙滩、椰林,很养人的。他们夫妻是和知青集体户的几个哥们姐们一起去的,租了房,自己买菜做饭,居家疗养一般,很是悠哉。

  小涛是我老家洮南中学的同学,个子不高,与我同龄。在班里,对我们几个爱看小说的书虫来说,他是我们极力讨好的对象。因为他总有办法弄到当时被禁的如《水浒传》《铁道游击队》《野火春风斗古城》《平原枪声》等等大书。他脾气暴躁,爱打抱不平。下过乡,回城在洮南香酒厂当过工人,后来辞职干过不止一种个体行当,现在做药品生意。人实在,他信得过的人,掏心掏肺都行。

  没想到初八下午,小涛又给我发微信,说此时他正在自己的汽车里等着上渡船呢。他说他已经等了一天半了,每天只能前进一二百米,媳妇在附近的旅馆住,他就在车里等,吃街道送的面包和泡面,喝人家给的矿泉水,他都快憋炸了。我看了电视报道,今年去海南过春节的人达567万,进港汽车9.2万辆,海南从初三开始因大雾和广东徐闻县港口发生撞船事故使大量游客及万余车辆滞留。发生这样的事是人们始料不及的,既然发生了,就不得不面对。以小涛的秉性可以想象他的肺都会气炸,可当我安慰他少安毋躁时,他异常镇静地说:哥呀我服了,服透透的了,还有啥招儿,慢慢等吧。你们没来就对了。他说他初十有个客户会都取消了。老老实实等吧,别再出别的岔子就烧高香了。

  微信里还有许多其他朋友的糗事、轶事,篇幅所限,不再枚举。虽然这些都是别人的年事,但出现在微信上,不仅让我消磨了几日时光,也让我品到了另一种年的意味。(张广建)


[责任编辑: 张燕]
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内蒙古客户端,关注更多内蒙古更全、更新的新闻资讯。扫描右侧二维码或搜索内蒙古日报(或直接输入neimengguribao)关注内蒙古日报官方微信。

    内蒙古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 凡本网注明“来源:内蒙古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内蒙古新闻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内蒙古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内蒙古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 联系方式:0471-6659743、6659744。

澳门凯旋门网上赌场